<form id="vxrpv"></form>
    <noframes id="vxrpv">

      <noframes id="vxrpv">
      <em id="vxrpv"></em>
      <address id="vxrpv"><address id="vxrpv"></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vxrpv"><address id="vxrpv"><listing id="vxrpv"></listing></address>
      <sub id="vxrpv"><listing id="vxrpv"><menuitem id="vxrpv"></menuitem></listing></sub>

        <noframes id="vxrpv">

          <noframes id="vxrpv"><address id="vxrpv"><nobr id="vxrpv"></nobr></address>

          <noframes id="vxrpv"><address id="vxrpv"></address><form id="vxrpv"><nobr id="vxrpv"><progress id="vxrpv"></progress></nobr></form>
          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快速发展的原因

          发布时间:2016-09-28 16:54

            论文从四方面分析了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快速发展的原因,从馆员视角指出了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提出了今后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健康发展的建议。

           

            我国最早的图书馆学刊物诞生于1915年浙江图书馆创办的《浙江公立图书馆学报》,至2015年中国图书馆学期刊已经有100年的发展历史。在这百年的发展史中,中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以下简称图情期刊)伴随着图情学学科与事业的兴衰而时起时落。1926—1936年、1957—1966年、1978—1995年、1996年至今是图情期刊发展的四个重要时期,而第四个时期是图情期刊发展最快的时期[1]。笔者以图情期刊第四个时期为研究范围,对图情期刊发展中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进行了简单梳理和总结,对图情期刊今后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几点粗浅看法。

           

            1 我国图情期刊发展研究概况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文化事业的不断繁荣,图书馆事业也得到了充分的重视。作为全国图书馆行业组织——中国图书馆协会在图情刊物的发展中起到了组织、协调和指导作用。如设立了图情期刊专业委员会,定期召开全国图情期刊会议,组织评选全国优秀图情学期刊,对图情期刊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自图情期刊诞生始,图情人对为图书馆事业具有理论指导和实践作用的图情期刊发展始终处于一种行业自觉的关注中,不断有图情人发文或在公开场合对图情期刊的发展给予热切鼓励并提出中肯建议。公开发表的研究文献中显示,自上世纪80年代起,不断有图情人撰文对图情期刊的发展提出了对今天仍然有指导意义的真知灼见。如裴成发发表在1994年《中国图书馆学报》上的《80年代以来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研究之进展》一文,对我国那一时期研究图情期刊的文献进行了梳理,并就研究图情期刊的论文所涉及主题进行了分析。王惠翔的《评我国图书馆学专业刊物存在的问题及其改进意见》一文提出的加强学术争鸣 开展评论、加强合理布局 减少重复、坚持对外开放 走向世界的观点十分具有前瞻性[2],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展,他的观点对当今图情期刊的发展仍具有指导意义,也是图情期刊不断努力的方向。

           

            进入21世纪后,图情期刊的研究进入了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研究成果达到了较高的水平。如何朝晖、孟广均、叶继元等专家对图情期刊发展以更高的视角提出了前瞻性的意见和建议。

           

            笔者利用CNKI数据库,以 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为主题检查,发现至201510月,图情期刊刊登的研究自身发展问题的文章有974篇。这一数据说明图情期刊对自身的发展也是非常关注的,尤其是《图书情报工作》作为图情学重量级的刊物,用很多版面刊登了一批研究图情期刊的文章,如张秋的《论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的国际化》、刘勇定的《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的同质化竞争及其对策》、赵新的《我国图书馆学核心期刊栏目设置分析》等令人耳目一新的佳作。这些佳作的涌现,使图情期刊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又有了深入的发展,对图情期刊事业的发展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作为刊物的出版者,编辑人员也积极撰写论文,对自身的发展给予清醒的认识和理性的思考。如《中国图书馆学报》丘峰老师撰写了数篇这方面的文章,还有《大学图书馆学报》何朝晖老师、《图书馆工作与研究》王孝老师、《新世纪图书馆》彭飞老师等,他们从编辑的角度对图情期刊发展提出的观点更为权威,也更深入。

           

          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快速发展的原因


            2 我国图情期刊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国图情期刊经过近几十年的发展,无论是从发文质量、发文周期、编辑规范、国际化等方面都取得了喜人的成绩,形成了良好的发展态势,但图情期刊在期刊界还处在弱势地位,还有很多的不利因素阻碍着图情期刊的健康发展。因而,有必要对现在我国图情期刊的发展现状进行认真梳理,总结经验,找出问题,以利于其在今后的发展中能始终沿着一条健康有序的道路发展。

           

            2.1 办刊模式单一,缺乏多样化、分层次发展

           

            目前,我国图情期刊大多数是综合性期刊,未见有专业研究类、报导类图情期刊。尽管10多年前我国老一辈图情专家就已经多次提到这一问题,但我国图情期刊办刊模式仍然很单一,栏目雷同、内容雷同的现象依然客观存在。

           

            2.2 刊物内容理论与实践联系不够

           

            这些年图情界也紧随时代发展的潮流,把其他学科领域的新思想、新观念、新理论,甚至把国外模式生搬硬套移植到图书馆学界。只要出现一个新事物,尤其是外国移植过来的,大家就信奉其为新潮、前沿,争先恐后地撰文。至于这一事物对于图书馆工作中应用的效果如何很少有人进行追踪研究。大家都在拼命抢热点,结果势必形成大家都在做表面文章,踏踏实实研究图书馆具体业务工作的人少了。现在许多期刊将约到专家稿视为提高稿件质量、增强期刊知名度的法宝,邀请一些专家学者撰写文章,这些文章重理论,与实际联系少,对于解决图书馆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用途不大,与图书馆发展实际不符,尽管对图书馆工作能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但指导作用很有限。期刊与我们的工作实践脱节,这也是图情期刊得不到一线工作者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 2.3 图情期刊处于单打独斗的局面

           

            以刊养刊,适度商业化是图情学期刊向市场化转型的途径,只有《图书情报工作》《图书馆杂志》《现代图书情报技术》《大学图书馆学报》等少数期刊有随刊广告,很多图情学期刊仍然坚守纯净办刊的思路,导致我国的图情期刊发展至今基本上仍处各自为政、单打独斗的局面。笔者从图情期刊网站上对刊物的介绍中看到,《图书情报知识》发行量机构订购数近5000家,《图书馆工作与研究》每月大约在4400册左右,核心期刊尚且如此,非核心期刊发行量更少。如何使我国图情期刊更快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与国际接轨,形成集团化发展的格局是广大期刊工作者们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2.4 信息化发展还有差距

           

            大多数图情期刊已经实现网络在线投稿。网络在线投稿系统比以前纸质和邮箱方便快捷。以前,作者的稿件通过邮箱发给编辑部,然后便焦急等待,不知稿件处理到什么程度,现在可以随时看到自己投出去的稿件处理进度。投稿系统给作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让编辑工作更加有效率和透明。但图情期刊中仍有一些刊物尚未采用网络在线投稿系统,仍然是邮箱投稿。

           

            现在大多数图情期刊有自己的网站,但网站建设情况不容乐观,更新慢,栏目少,内容不够丰富,提供的信息量有限。作为核心期刊的《图书与情报》《图书馆学研究》至今没有自己的网站,《图书馆》是湖南图书馆下的一个链接网页,也没有自己独立的网站。

           

            2.5 高校图书馆参与办刊很少

           

            据笔者调查,现在国内正式发行的图情期刊中由高校图书馆作为办刊主体的很少,大都是由公共图书馆或者大学图情机构和图情学会作为办刊主体单位。高校图书馆在我国图书馆行业中无论在硬件还是软件上都比公共图书馆相等规模的图书馆有着极大优势,理应为图情事业的发展起到引领作用,但高校图书馆没有表现出积极办刊热情,这是不应该出现的现象。

           

            2.6 图情期刊作者服务意识不够强

           

            笔者发现,大部分期刊都没有在纸质刊物或其网站上刊登稿件邀约选题指南类的信息,作者只能根据自己感兴趣的主题盲目地撰写论文,常因选题不当、稿件雷同被退回,挫伤了作者的研究热情。

           

            大多数刊物缩短了审稿时间,一般为一个月,只有个别刊物审稿时间长些。有的期刊没有实行严格的三审制,也许作者今天投稿,明天就被退稿,理由简单——“不用,作者不知所以然。当然这与我国期刊编辑数量少,工作强度大有关系,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与作者进行有效的沟通;有些编辑也是从节约作者投稿等待的时间来考虑。但编辑不是对所有的选题都能把握的,应该实行三审制,否则不仅不利于作者提高科研水平,还使作者失去了对刊物的信任。

           

            3 探究图情期刊发展路径

           

            3.1 确立合理的期刊定位,尽快推进分层次办刊模式

           

            作为一线图情工作者,希望看到各种类型尤其是适合图书馆工作实际、对工作有指导作用的专业性期刊。何朝晖老师提出的我国图情期刊可以划分为三个层次:学术性的;行业信息报道和经验交流性的;科普和休闲性的[3]。美国ALA协会办的图情期刊有的以学术性、技术性见长,有的突出报道性、检索性,有的以综述、评论为特色,颇有一种争奇斗艳的态势,大大充实了图情学科的信息和知识资源, 给学科增添了光彩。我国图情期刊要想健康持续发展必须在期刊办刊模式上加以变革,由中国图书馆协会图情期刊专业委员会制定政策,提出指导方向,使图情期刊有序发展。否则各自为政,势必造成图情期刊内容雷同,最后大家在竞争中都没有优势可言,互相排挤,进而影响图情期刊的良性发展。笔者认为,我国的图情期刊应既要有综合刊物,又要有专业刊物,每个刊物要有自己的特色,形成多层次、多元化的期刊体系是今后发展中必须解决的问题。

           

            3.2 图情期刊要将为图书馆实际工作服务作为办刊宗旨

           

            刊物质量是刊物生存的法宝,文章的内容应充分体现刊物的办刊宗旨。如以学术性为办刊宗旨的期刊发文内容大多理论性为主,如《中国图书馆学报》要站在引领图情界学术前沿的地位,必须有很强的理论性做支撑的文章才匹配。但对于大多数综合性的图情期刊而言,应该立足图书馆实际工作,形成自己的特色,多刊登一些实践性强,对实践工作有指导作用的文章才不至于跟第一集团的刊物争夺稿源。笔者通过翻阅图情方面的期刊,感到像《图书馆杂志》《图书馆工作与研究》《图书馆建设》等刊物较为务实。很多文章虽然不是专家学者所作,作者为一线工作者,或基层图书馆工作者,但他们的文章言之有物,与我们实际工作联系紧密,反映我们图情人真实的工作状态,真实可信,容易引起共鸣。期刊以推动图情学科的理论发展而登载理论性强的文章本无可厚非,但对于图情学而言,实践性始终是第一位的,有很多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问题,需要通过图情学期刊这一平台共同研究与交流,这也是图情期刊的使命和责任。图情期刊要想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必须坚持将为图书馆实际工作服务作为办刊宗旨。

           

            3.3 推进图情期刊向市场化、集团化方向发展

           

            我国全面推进的出版发行单位转企改制工作,将促使期刊向市场化发展。国外的图情杂志早有这方面的尝试。如《美国图书馆杂志》给出版商、发行商提供了一个展示产品的天地,而图书馆也通过这个窗口了解了图书市场,大量的新书广告建立起出版商、发行商与图书馆沟通的桥梁[4]。我国图情期刊对这一做法可以学习借鉴,目前仅《图书馆杂志》《图书情报工作》《图书馆工作与研究》等少数期刊刊登广告,大多数期刊还没有??赡苡械钠诳嗉衔跗诳桃灯⑻鼗岱涟跹芯?。笔者认为二者之间没有冲突,反而,期刊刊登广告为期刊的生存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支持,更有利于期刊的发展壮大,办刊主动性更强,对选稿、用稿更有自主权。而且用广告收入支撑期刊发展,就可以取消版面费,减轻了作者的经济负担。因此,这样一举多赢的做法应该值得鼓励和效仿。

           

            目前,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领域的期刊绝大多数都是图书馆、图书馆学()会、情报所、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以及部分开设图书情报相关专业的高校院系主办,应由第三方或者该领域的期刊牵头,联合各方形成联盟,建立统一的开放存取平台,规定加入这个联盟的期刊须转化为OA期刊,以方便读者通过该联盟平台开放获取所需文章。这对于促进信息资源的共享与学科研究水平的提高将起重要作用,有利于中国图书馆学情报学行业进一步的发展壮大。 目前,《图书情报工作》发起组建的图情期刊联盟是国内比较有影响力的开放获取途径,是《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在充分进行期刊调研和技术调研的情况下,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和未来期刊数字化、集群化发展趋势,经过周密地筹备后开始实施的项目。此平台建设的重要目的是集聚各刊优秀的、专业的出版资源,拓展资源的使用、服务方式,增加资源利用率,为读者、作者、编者和期刊编辑部提供系统、实用的服务。目前,已有33种期刊加盟,读者可以对其中一部分论文开放存取,进行在线检索、查询、下载、打印等[5]。它是图情学科专业网络门户网站,对图书馆学、情报学学科发展的意义将是深远的??梢栽ぜ痪玫奈蠢?,图情期刊联盟网将成为中国最大的图情学科学术资源网站和信息交流平台。作者在这里集中投稿,专家和研究者在这里查询信息,企业在这里宣传产品,读者在这里订购资源,这里将成为图情学人的家园。

           

            3.4 加快图情期刊信息化建设的步伐

           

            目前,我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信息化现状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体制障碍、意识障碍、观念障碍等诸多因素造成了这种落后状况。虽然中国期刊网阵和中国数字化期刊群为中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期刊实现信息化提供了空间,部分期刊网站也已经初具规模, 但真正实现与国际接轨还需要克服多方障碍。为此,笔者认为我国的图情期刊应该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尽快加强图情期刊网站的建设步伐,以达到宣传刊物,实现刊物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双丰收的局面。一些有识之士也多次撰文对图情期刊的信息化建设提出了自己的中肯建议,如袁春玲老师就中国图情期刊信息化发展战略问题提出了基于图书馆平台上的发展模式[6],对于我国图情期刊信息化建设非常切合实际且有操作意义。

           

            3.5 高校图书馆要积极参与办刊,将馆刊推向市场

           

            我国很多高校的馆刊非常有特色,如清华大学图书馆的馆刊《图书馆与读者》。该刊创办于1992年,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形成了品牌,不仅工作人员爱读,学生也是读者群中的一部分[7]。笔者认为如果广大高校图书馆的工作者能动脑筋将这样的刊物推向市场,出版发行,相信与其他刊物竞争,是有优势的,也会促进图情期刊事业的发展和创新。市场化竞争就是要优胜劣汰,高校图书馆尤其是一些科研能力较强的图书馆是有能力和资金保证创办一个属于图书馆人的刊物,为高校图书馆工作者和图情学生发文提供一个平台。为此,各级高校图工委应该对这一问题引起重视,鼓励和支持馆办刊物走向市场,为繁荣我国的图情期刊事业而发挥高校图书馆工作者的聪明才智。

           

            3.6 重视作者资源的开发和建设

           

            我国图情期刊的生存与发展不但要依靠办刊质量,还要依赖其积极主动的服务意识。为此,编辑人员应转变自身角色的定位,由过去单纯传递信息的角色变为组织与汇集信息的角色。编辑人员应利用一些社交平台,如QQ、微博、微信等与作者交流互动,传达期刊选稿信息。通过建立互动机制,对宣传刊物、提高办刊质量是非常有帮助的。

           

            “情报资料工作博客”2010年开通至今,内容丰富,分为刊物介绍、出版目录、资源共享、编辑感悟、撰写规范、推荐阅读、图情趣事、学界动态、图情实践等方面,尤其是编辑感悟栏目,读后很受启发[8],读者能有这样一个交流平台,对于了解刊物的办刊思想及出版动态是非常有益的,值得其他刊物学习。

           

            4 结语

           

            图情期刊作为为广大图书馆工作者办的刊物,我们每一份子有责任和义务为其发展壮大集思广益,建言献策。只有这样,我国的图情期刊才能真正成为广大图书馆工作者学习、研究、交流的阵地。

           

            作者:潘欣 林海 来源:新世纪图书馆 20166

          学术参考网:http://www.idadelam.com/qt/tsg/185765.html

          上一篇:关于数字图书馆大数据系统建设的思考

          下一篇:胡适与中国图书馆事业

          相关标签:
          500彩票网双色球预测汇总|官网_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